十三年等来无罪讯断周口乐成抗诉一起抢夺偷窃案

来源:震撼!国家地理频道重现MH370"殒命螺旋"(视频) 发表时间:2018-10-20

[ 字号  ]

  十三年后,他终于等来了无罪讯断

  河南周口:乐成抗诉一起抢夺、偷窃案

  55岁的陈德起是河南省鹿邑县人,不熟悉几个字,只会写自己的名字。2005年,他因涉嫌到场一起挖洞入室抢夺案被抓,随后被以抢夺罪、偷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。服刑期满,陈德起依然不平讯断,2016年7月1日向周口市审查院提出申诉。审查机关审查后以为,原审讯决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向法院提出抗诉。

  8月13日,法院再审宣判陈德起无罪。克日,记者联系到陈德起,他表现已经申请国家赔偿,法院事情职员表现会在两个月内落实到位。

  赶集时被当成嫌犯抓获

  2005年3月29日夜,鹿邑县某村发生一起入室抢夺案,一村民家遭数人挖洞入室抢夺,家中价值2000余元的手机、电视机、影碟机被抢走。

  2005年4月中旬,陈德起去集市买树苗。派出所民警接到了被抢村民报警电话,称其妻子刘某在集市上发现了之前抢夺自己家的人。于是,民警在集市将陈德起抓获。在此之前,同案犯罪嫌疑人丁广记也被抓获。

  刘某在陈述中说:“陈德起在集市上买杨树时被我发现了,我视察他很久,听他语言的声音,看他走路的姿势,确定是他干的。我不能确定他的声音,但声调像他。当天我报案确定是他另有一个缘故原由——我一随着他,他就躲。”

  2006年6月6日,鹿邑县法院作出讯断:陈德起犯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犯偷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,决议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处罚金4000元,剥夺政治权力三年;丁广记犯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,并处罚金2000元。

  2015年2月11日,因获减刑,陈德起服刑九年零十个月后刑满释放。而丁广记则在服刑时代,于2006年9月29日保外就医病亡。

  出狱后,陈德起四处奔走申诉。2017年5月2日,周口市审查院向周口市中级法院发出再审审查建议。周口市中级法院以为审查机关未提供新证据证实原审讯决确有错误,对审查建议不予采取。同年8月9日,周口市审查院向周口市中级法院提出抗诉。

  矛盾重重的言词证据

  陈德起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现,他被带到派出所后,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。民忠告诉他犯了抢夺罪和偷窃罪,他一听整小我私家都懵了,声称:“我没干,我冤枉。”

  记者注重到,讯断书显示,陈德起在整个诉讼历程中均未作有罪供述,而是辩解被丁广记抨击。“我有20多天没有外出了,这段时间我在家里栽了3200多棵杨树。我那里也没有去过,吃过晚饭就在家里睡觉。”第一次接受讯问时,陈德起就这么说,之后6次讯问均表现自己没有干过违法的事。

  “从被害人的三次陈述来看,被害人并没有清晰地瞥见抢夺者的面目,而是通过声和谐走相判断作案人为陈德起。”周口市审查院控申处副处长张伟俊说,此外,从两名证人的证言中也可以发现问题。与陈德起同号的监犯游向阳证实,自己听陈德起说过曾到场入室抢夺两次,有两人到场;而与丁广记同号的监犯刘德顺证实,自己听丁广记说过曾和陈德起配合作案两次,两次作案人均为两人。这与生效讯断认定抢夺犯罪为三人实行相矛盾。

  丁广记被讯问了六次,两次是无罪辩解,四次为有罪供述,其中前两次有罪供述供称,两次犯罪实行者均为自己和陈德起,没有第三人。后两次均供称,实行抢夺时是两人和朱前进配合到场。

  “该案的言词证据很是矛盾。”张伟俊告诉记者,丁广记对到场犯罪的人数、分工、行为这些细节每次说法均纷歧致。在到场水平上,丁广记前两次均供述只为陈德起指明作案工具所在,本人未到场详细犯罪实行;后两次供述则称在抢夺中,三人均入室配合作案。

  十多年后归案的漏犯成要害

  案件复查历程中,办案审查官到了昔时的案发现场,发现确实有一个被挖出来的洞,可是已经被堵上,无法证实是谁在什么时间挖的。

  卷宗显示,丁广记所称的朱前进也是该案的同案犯,其时的讯断书显示朱前进“另案处置惩罚”。

  “对此案举行复查时,才发现朱前进一直没有归案,讯断生效十几年后,朱前进仍处于正常生涯状态,并没有受到响应处罚,也没有被接纳强制措施。”张伟俊告诉记者,提出抗诉后,审查机关要求公安机关把朱前进抓获归案。今年4月,正在山东打工的朱前进被警方带回。

  朱前进的到案,成了案件的重大突破口。他明确表现,自己没有和陈德起、丁广记一起作过案。同时,朱前进还认可了自己曾经和他人一起入户抢夺的事实。

  “现有证据并不能证实陈德起到场了作案,朱前进的到案更有力地证实了这一点。”张伟俊说。

  因此,审查机关复查以为,原审讯决认定陈德起抢夺、偷窃的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认定陈德起组成犯罪的证据仅有同案犯丁广记的供述、被害人刘某等的陈述及同号监犯的证言等言词证据,且供述、陈述自己前后矛盾,与证人证言在重大事实上也不能印证。

  十三年后终于等来沉冤昭雪

  拿到无罪讯断书那一刻,陈德起泪流不止,高声宣读:“判陈德起无罪,鹿邑县人们法院……”

  陈德起在接受采访时表现,服刑时代,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很大攻击:与社会严重脱节,智能手机怎么用也不随手;身体落下后遗症,干不了重活;妻子要和他协议仳离,儿子不让他进家门……他独自一人在审查院旁租了屋子,下定刻意要为自己洗清冤屈。

  “谢谢审查官的公正办案,给我纠正过来。”陈德起再三向审查官表达谢意。

  与陈德起晤面相识情形近百次,张伟俊告诉记者,陈德起说他就是想要一个效果,而自己的事情就是要给他一个公正的回复。

  闫晶晶

中国工程院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58932号 邮政信箱:北京8098信箱 邮编: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
电话:8610-5962188 传真:8610-5942506 邮箱: bgdft@cae.cn
Copyright © 2008-2018 ICP备案号: 浙ICP备123655号-6